翻页   夜间
二月天小说网 > 不直播,就狗带 > 145.在线装酷第一百四十五天

    天才一秒?#20146;?#26412;站地址:[二月天小说网] http://www.47081134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。请支持正版, 为贫苦作者多添一口鸡腿钱!

    “师傅, 麻烦去第三人民医院。”方拾一坐进后排, 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司机没应声, 发动了引擎掉个头就开了。

    凌晨的出租车司机脾气都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方拾一拳头上的绷带还在渗血,就像袁叔说的, 有几片玻璃片扎?#27809;?#25402;深。

    一路没车,红绿灯也是一路开了绿, 畅通无阻。方拾一看着窗外往后倒退的景,眼皮渐渐发沉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身上真香啊……”忽然间,驾驶位上的司机开口,方拾一猛地一个激灵清醒了。

    他微愣, 身上香?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?”方拾一问道。

    司机没说?#20658;恕?br/>
    很有个性。只有他主动开口撩拨的份,没有他被动回答的份。

    方拾一只好闭上嘴, 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车前的后视镜,与后视?#36947;?#21496;机正往后打量的目光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那司机朝他?#35835;?#25199;嘴角,一笑。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#26041;拾一很快挪开了视线,脸上什么表情也看不出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直播间系统又自动打开了,直播间里刷了一排“主播好勤快!”、“打赏主播100滴x血珠”。

    血珠是直播间里?#28784;?#30331;陆和在线时长累加,就能?#29611;?#30340;免费打赏道具,也能提现?#19968;唬?#19981;过这些功能方拾一从来没有去研究过。

    这个?#24187;?#23608;检主播做得很佛。

    大概是哪里又死人了吧。他在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这附近都是?#29992;?#21306;, 之后又是在医院里, 估计这个直播间一时半会儿关不掉。

    方拾一习惯?#25628;?#25321;忽略。

    路上开得顺, 原本二十分钟左右的?#28902;蹋?#32553;短了一半。

    出租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医?#22909;?#21475;,方拾一扫了支付宝的二维码付完车钱,正打算下车的时候,就听到那司机又开口——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真好闻,香得我都饿了。”那司机眼里亮着贪婪的光,色眯眯地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方拾一迅速下车,乓地一声?#20185;?#36710;门。

    遇到同类中人了么?小基佬黑着脸想着。

    ?#20855;荊?#21738;来的妖怪觊觎我们主播!】

    【主播快跑!】

    直播间里的脑回路和主播的脑回路不在一个频道上,方拾一也压根没去留意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医?#22909;?#21475;停了好些辆?#28982;?#36710;,?#26412;热?#21592;匆匆忙忙地把人从车里送进?#26412;?#23460;,医院?#38381;?#37027;儿拥挤得不像话,一点也没有凌晨三四点的模样。

    方拾一去挂号那儿排着队,就听见边上匆匆推着小车走过的护士在闲聊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那么多伤?#36857;?#21738;儿出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滨江大道那儿,晚上玩飙车的出了事儿,一连串撞了十几辆,三十多号人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送来多少啊?顶多二十来个,还有十几个困在那儿。那边路全堵住了,?#26412;?#36710;都在那儿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玩什么飙车,害人害己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方拾一听着,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他家就住在那附近,来第三人民医院的路,只有他来时的那一条大马路,可他什么都没看见,更别说遇见大堵?#30423;恕?br/>
    他又想到那司机说他身上香。

    先前他还下意识以为是他身上的沐浴露香味,但是现在转念一想,他身上除了消毒酒精的味道,就只剩下血味儿,缠着伤口的绷带渗出?#25628;?#36830;他自己都能闻见。

    那个司机分明是在说他的血香!

    方拾一倒吸了一口冷气,刚才他到底?#20146;?#20102;一?#23621;?#28789;车?还?#20146;?#20102;一条幽灵道?

    不过那个司机好像对他没有什么恶意……

    方拾一坐到?#21592;?#26885;子上等着叫号,心里想着,果然凌晨三点的时候最容易撞鬼出事儿。

    医院里的伤患太多,伤势重的更多,像方拾一这样没什么要紧的伤?#36857;?#25972;个?#28216;?#37117;被往后排了,让实习的小护士过?#31383;?#24537;包扎。

    他从凌晨四点左右一直等到早上九点半,才将将处理完手上的伤。

    他呼了口气,总算是好了。

    在方拾一打算坐电梯下去的时候,?#38381;?#22823;厅里的LED电视屏幕上弹出了今天的早间新闻,第一条内容就是今天凌晨发生在滨江大道那儿的十几连?#28902;?#31096;。

    有航?#33041;对?#25293;摄的现场情景,才能看出这场车祸有多惨烈,到处是车子残骸,引擎盖上燃着火,车里还有被困住的飙车?#26216;蘚白?#21628;救。

    ?#33151;?#38388;一声剧烈的爆破声响起,整个航?#24149;?#38754;都被震荡得一抖,三辆追尾的改装赛车砰地爆炸,钢门在热浪中翻滚了两下重重落地。

    画面上多处被打了马赛克,但是方拾一能看到马赛克边缘漏出的血溅形状,和肢体?#20976;?#35010;边缘的不规则残连的皮肉组织,他紧紧皱起了眉头,对他来说,这些马赛克打不打都没什么关系,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出现场是一副怎样支离破碎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没兴趣再在医院里停留,按下了下楼的电梯键。

    3楼,4楼,5楼……

    “接下去插播一条新闻,前段时日引起全市注意的新世界城女子跳楼事?#21097;?#29616;在有了新的进展。我们将为观众?#20146;?#25773;公安厅现场的媒体公开发言。”

    方拾一闻言,猛地转过身看向电视,破案了!?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诶?!小方哥?怎么又遇见你了?哈哈哈好巧啊!?#32972;?#27468;的声音从方拾一的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医院了?哪里受伤了?”紧接着是应辞的声音。

    方拾一背影一僵,又遇见了?

    真真是哪哪儿都能见到。

    ?#30333;財屏?#29627;璃,?#31383;?#25166;一下。”方拾一挥了挥拳头,他看了一眼应辞,男人盯着他受伤的拳头皱起了眉头,他下意识收回受伤的那只手,换了个手又指了?#20613;?#35270;,皱眉问道,“那个案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楚歌闻言了然地“哦”了一声,摆摆手,无所谓地道,“是局长那儿一直在施压,重案组那个房老头就来哭进度。反正要的是董晴的凶手,我们就直接交出去了。至于其他的那些么,他们也没必要知道,我们继续自己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这不是他们头一回遇见这样的情况,竹真真的媒体发言稿非常官方,也很懂糊弄舆论,方拾一原本还担心那具两面佛的尸体太难解?#20572;?#29616;在看来,没什么好操心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接到一个案件描述,听起来有点像是我们的活。?#32972;?#27468;说道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监控录像拍到尸体活了,自己从冷冻柜里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棘手的是,现在这具尸体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手是怎么受伤的?”应?#24378;?#21475;问道。

    “诶??#32972;?#27468;疑惑地发出一个鼻音,转向老大看了看,又看向小法医,不就是?#23631;?#25163;么?#31354;?#20063;要操心?

    ?#20185;?#22238;他断了条胳膊从外面回基地,老大见到他,都没吱过声,还打发他赶紧去把化验报告赶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人偶娃娃忽然?#34892;?#37057;?#23631;恕?br/>
    QAQ

    在线装酷第二十四天·吸血鬼莱斯特的赠礼

    方拾一闪过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去找应辞。

    他的车停在?#25112;?#22788;的巷子口,刚走到车旁,就听见小巷子里有极轻的奇怪动静传出。

    仔细一辨,似乎是一个女人,被捂住了嘴,发出的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巷子里有那?#21482;?#40644;的路灯,一眼看过去,没有任何人在,不过路的一半?#40644;?#26102;堆积的纸箱和垃圾挡住,形成了视觉盲区。

    先前听见的声音已经不见了,像是不存在的幻觉一样。

    方拾一微微皱?#36857;?#26397;小巷里走去。

    他穿?#25490;?#30382;硬底鞋,?#25386;?#22768;在巷子里显得格外明?#28020;?br/>
    见状,方拾一索性也不放轻?#25386;?#20102;,他快步往里走,快走过那堆小山似的垃圾堆时,他下意识放轻了呼吸,绷紧神经,小心翼翼地绕到垂直最?#27602;?#31163;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女孩躺在那儿,身上穿着?#20976;?#35010;的睡裙,睡裙的下摆上沾有白色的精斑,?#30452;?#21644;头颈都是淤青,哭得一双眼红肿无比,像?#24187;?#34562;蛰了似的。

    方拾一瞳孔微缩,连忙脱下外套,?#32043;?#36523;裹住小女孩。

    小女孩在他的碰触下浑身发抖,?#36335;?#21463;到了剧烈的惊吓似的,方拾一以为是之前的经历阴影,他低声安抚道,“我带你去医院,别怕。”

    女孩用力摇头,紧紧攥着方拾一的衣角,尖声叫道,“叔叔!叔叔!”

    方拾一起初以为女孩是在?#30333;?#24049;,但是很快,他意识到对方的视线越过了他的肩膀——

    他后面有人!

    他反应极快地带?#25490;?#23401;往边上一滚,尽管是这样,他肩膀那儿依旧被酒瓶子割开了一个豁口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多管闲事!”一个喝?#31859;?#37306;醺的男人从阴影里走出来,他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,里?#28902;?#26021;着血丝,他歪着内八字,倾斜身体,摇摇?#20301;?#22320;走过来,看起来像是一个半身轻度中风的?#19968;鎩?br/>
    醉汉的力气极大,酒瓶子的玻璃碎片扎进了方拾一的肩膀里,血很快染红?#22235;?#19968;块的?#36335;?br/>
    方拾一扭头看了一眼伤口,不合时?#35828;?#24819;到之前那个长颈玫瑰的效果。

    与鲜血为伍,年轻的冒险家?#31354;?#26159;一个debuff道具?太差劲了吧……

    所幸那一处是背肌浅层,而方拾一平时健身虽然不勤快,但是三角肌也不错,肌肉厚度没有让玻璃碎片扎得太深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盯着那个醉汉,瞳孔锁住对方的视线,重心前倾,肌肉绷紧,像是一头随时?#24613;?#21453;扑的野兽。

    他在警校里学习搏斗的时候,教练就说过,想要预判对手的下一个动作,最好的办法就是看他的眼睛,眼睛的下意识转动会说明一?#23567;?br/>
    然而让方拾一惊讶的是,那个醉汉并没有再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相反,他的眼睛里浮现出了惊恐,?#36335;?#26041;拾一的身后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醉汉立马丢下了酒瓶,转头就摇摇?#20301;?#22320;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女孩?

    方拾一拉开一步距离,转身看向女孩,只见女孩只是微微张大着嘴,盯着他看,好像他才是那个引起醉汉?#21482;?#30340;人。

    ?#26696;?#21733;,血……好多血……”小女孩费力地睁着红肿的眼睛,指着方拾一喃喃,有一点好奇,却没多少恐惧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舟山飞鱼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