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二月天小说网 > 天道罚恶令 > 第四百六十八章 食心虫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?#32602;篬二月天小说网] http://www.47081134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陆大人,到底怎么回事?那个惠萱……真的是自尽么?会不会是被人灭口了??#21271;?#38376;源也是满脸惊骇的凑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如果之?#20843;?#36824;只是?#34892;?#39044;感的话,那么到现在已经非常清楚这是有人要搞北门家族。从模拟游龙剑法杀人,到后来自己的儿媳遭遇不测,而现在,唯一可以证明长子清白的人证也死了?

    “我仔细查过,惠萱的确是自尽,至少在她上吊自尽的时候,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。而且,我们在她的房间中找到了这一封绝?#24066;擰!?br/>
    说着,陆笙从衣袖中掏出纸张。

    北门源疑惑的接过信,快速的扫过一样脸色瞬间变得好看了起来。而后君漠?#28784;?#25509;过信看来起来,看完之后,眼神扫过还处于茫然失措之中的北门无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惠萱与人合谋……害死潇潇。”

    “那此人真是该死!让她上吊自尽,端是便宜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然!”陆笙摇了摇?#38750;?#22768;叹道,“诸位换为思考想下,如果诸位是凶手,能够做下这么多起案子,手?#32043;?#36824;圈养了死士。

    你们会和惠萱这个一个无依无靠,净月庵的俗家弟子合作么?就算需要将宫潇潇引出来,似乎并?#28784;?#23450;需要惠萱帮忙把?惠萱在凶手的眼?#26657;?#19981;被当做下一个目标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陆笙此话一出,周围一众人顿时恍然。合作,那必须存在相互需求的价值。如果彼此没?#34892;?#27714;对方,那不是合作,而是奉?#20303;?br/>
    ?#20843;?#20197;本官一开始就怀疑惠萱这封信的真假。但是,惠萱的确是自尽,并非系她杀。如果这封信不是惠萱所写,那现场应该还有一个人才是,但惠萱自尽的时候只有其一人。而且,如果惠萱不是因为信?#24515;?#23481;?#38504;保?#25343;她为?#25105;?#33258;尽?

    直到我看到惠萱临死前还死死攥着的东西我才明白……惠萱自尽的原因是,情殇!”

    陆笙掏出玉蝉,“这枚玉蝉应该是惠萱送给你的定情信物吧?惠萱自幼被净月庵收养,是个极为单纯的姑娘,这一辈子几乎没见过男人。

    一个单纯的姑娘哪里能经?#31859;?#20320;的花言巧语,故而将你,当做她此生唯一的信念。而你却在前天将其抛弃,没有了信念便没有了活下去的欲望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能一死来逃避你的抛弃,而你,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爱你胜过她生命的女子在房中上吊自尽,而后你将这封信?#28216;?#39030;?#24230;?#21040;房间的桌上将一切嫁祸于惠萱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?#26657;?#20320;杀了自己的发妻,还逼死?#22235;?#30340;情人,杀死黑蝙蝠的凶手,也是你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……不是我……?#21271;?#38376;无极惶恐的摇着头喃喃说道,“陆大人……不是我……我没?#23567;?#25105;真的……噗——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突然喷出,北门无极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紫。

    捂着胸口,瞪圆?#25628;?#30555;。

    陆笙脸色一凝,瞬间出?#22336;?#20303;了北门无极的穴道。

    但北门无极的胸膛,却溢出?#23435;?#40657;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无极——?#21271;?#38376;源惶恐的报住北门无极,“无极,你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笙脸色大变,剑气涌动瞬间挑开北门无极的衣裳,胸膛之处,竟?#28784;?#32463;血肉模糊,尤其是心脏的位?#33579;?#31455;然从血肉之中钻出一条条狰狞可怕的虫子。

    “食心虫……”陆笙头皮?#34892;?#21457;麻,这种虫子仅仅在书本上看过,能钻入人体,啃食心脏,但?#28216;?#24819;过世上竟然真的有这种可怕的虫子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……我对潇潇之情……天地可鉴,我对惠萱之意……刻骨铭心……我绝对不会……伤害他们……哪怕我舍去性命……也绝不会……

    玉蝉……玉蝉……在十天前……十天前被潇潇看到……我谎称……谎称是买来送给潇潇的礼物……潇潇很高兴……玉蝉一直在潇潇身上……她还说……还说……要重新送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极——?#21271;?#38376;源激动的晃动着北门无极,但此刻,北门无极却再也无法回应他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无极啊……我的儿……是谁害?#22235;恪?#20320;说话啊……你醒醒啊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,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,我儿子的话你听清楚了??#21271;?#38376;源瞪着通红的眼睛凶厉的盯着陆笙。

    “听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儿死了……他是无辜的,可他死了!”

    陆笙眼神瞬间阴冷了下来,“你是想说,北门无极之死,是因为本官么?你怎么不问问,他身上为何会有食心虫?

    食心虫,需提前三天服下,而后才会在体内孕育,三天之后破卵而出,无药可救。北门无极之死,三天前就已经注定。”

    此话落地,北门源的脸色猛?#28784;?#21464;。

    是谁在三天前就已经给北门无极下了食心虫?#31354;?#19977;天来,北门无极一直在家中?#28216;?#22806;出。

    那给他下毒之人……必然是北门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北门源的双眼顿时迸射出噬人的寒芒,“宁全,给我查!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!”

    陆笙眼神阴冷的扫过北门无极的尸体,脑海中飞速的?#20439;?#38470;笙确?#24471;?#26377;想过,这枚玉蝉并没有在北门无极的手?#23567;?br/>
    正所谓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在身中食心虫必死无疑之际,北门无极并没有理由再撒谎。如果他说的属实,那么玉蝉应该是凶手从宫潇潇手中?#29611;健?br/>
    而后再交给惠萱骗惠萱说北门无极要与她恩断义绝。要完美实行这一切计划,此人必须是和北门无极极其亲密之人,只有这样的人才不会引得惠萱怀疑。

    而凶手知道北门无极和惠萱的私情,也侧面验证了这一猜测。而如此的话,陆笙所能怀疑的目标范围就缩小的屈指可数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凶手的目的是什么?为了害死北门无极么?#32771;热?#33021;轻松的在北门无极身?#29616;?#19979;食心虫,此人要暗?#21271;?#38376;无极可谓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陆笙感觉离真相很近,但这真相,却隐藏在一团迷雾之?#23567;?#32473;陆笙的感觉?#28784;?#21093;开迷雾,真相就能出现,但这一层迷雾,却不知从何拨开。

    突然,陆笙眼中精芒闪动,“宫潇潇在出事?#20843;?#35201;去?#27169;?#20570;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陆大人的话,少夫人说要去买首饰……”一名下人看着老爷不愿说话,主动鼓起勇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她一人去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,少夫人也是江湖侠女,不太愿意前呼后拥,除非是去进香或是庙会才会带上下人,平日里都只有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向来去哪里买金银首饰?”

    “江陵城,有一条街都是买金银首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查过,宫潇潇最后的去处?”

    “查过了,少夫?#22235;?#22825;去过八家店铺,打算买?#24187;?#29577;?#24245;福?#20294;最后都没有看上满意的。大少爷的玉?#24245;?#21313;几天前弄丢了,少夫人想给他重新买一个。少夫人?#34892;?#25191;拗,要买就要买好的。

    大少爷以前戴的玉?#24245;?#26159;羊脂玉通体雕刻出来的,已经是?#24245;?#20043;中的极?#32602;?#35201;买到更好的,恐怕只能是紫玉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落定,陆笙眼中突然精芒闪动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之前在宫潇潇耳朵之中流?#39135;?#26469;的紫玉碎片,凶手手中有紫玉,宫潇潇的死会不会和这块紫玉碎片有关?

    紫玉,乃是玉中极?#32602;?#19981;是绿不是红,而是绚丽的?#20185;?#32043;玉可遇不可求,又是尊贵的象征。如果是玉石行?#24213;?#28145;的人士会告诉你,很多人做了一辈子玉石生意,恐怕都没有机会见到一次真的紫玉。

    陆笙见过一次,那还是昊天剑门掌门交接仪式之上,作为掌门信物的紫玉?#24245;浮?br/>
    就连昊天剑门都将紫玉作为掌门信物,有此可见紫玉的名贵程度。

    那整个楚州,拥有紫玉的?#22235;?#26377;几个?而?#28909;?#36825;么尊贵的紫玉,又怎么可能让紫玉破碎?

    陆笙的眼眸?#26657;?#30636;间再一次浮现出画面,凶手在宫潇潇身上施暴的过程?#26657;?#24102;着?#24245;?#30340;手死死的掐着宫潇潇的脖子。

    而窒息的?#32431;?#21644;春药的兴奋,让宫潇潇的身体不断的痉挛扭曲。玉不似其他的东西那般具有韧性,玉是极为脆弱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挣扎之?#26657;?#20982;手身上的紫玉碎了,?#40644;?#30862;片落在了宫潇潇的耳?#29616;小?#33041;海中的画面,定格在给宫潇潇验尸时候的画面。

    在宫潇潇的脸颊处,也有一处清晰的刮痕,应该是碎掉的紫玉利口留下的擦伤。

    “你们最后查到宫潇潇去?#22235;?#37324;?”

    “回陆大人的话,最后我们什么都没查到,少夫人在找了几家店铺之后没有找到满意的就出来了,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过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来说,如果没有找到满意的东西,她会有两种选择,一是悻悻而归,另一种是退而求其次。蜘蛛,你认为会是那一种?”

    “我会选择第二种,来都来了,大老远跑一趟这么空手而回心理肯定不高兴。如果不缺钱的话先买一个差不多的,等以后看到更好的就再买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宫潇潇有没有再去回到之前的玉石店铺?”

    “没?#26657;?#27743;陵城的所有店铺都问过了少夫人再也没有回去过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28216;,传令下去,命楚州玄天府立刻调查哪些人手中有紫玉物件。第二,命江陵府玄天府立刻调查宫潇潇在失踪前去过哪里,务必追查到她最后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找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北门家族的下?#22235;米?#19968;只瓷葫芦跑来,“许大夫说,这葫芦里有几十颗药丸不是他配的药。”

    北门源一把夺过瓷葫芦摔碎,里面的丹药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陆笙拿起一颗丹药,放在鼻子下嗅了嗅。这时一种壮阳保健的药物,北门极要应?#35835;?#20010;女人,又那么生性风流吃这种药要算正常。

    在近百枚药丸之?#26657;?#38470;笙果然?#30452;?#20986;了几十颗颜色形状相近的药丸。陆笙捏碎药丸,里面竟然是空心的,一颗如米粒帮大小虫卵,出现在陆笙的眼前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?#31181;?#20869;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舟山飞鱼彩票
极速快乐十分是那里的 qq游戏牌九下载 多乐彩11选5视频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查 大乐透派奖奖金 快速时时彩是私彩吗 陕西快乐十分电视版 福彩东方6十1开奖查询 白小姐论坛363838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网球大师杯门票 第18294体彩福建31选7开啥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基本走势 曾道人六合图库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