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二月天小说网 > 先生总不肯离婚 > 58 第五十八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二月天小说网] http://www.47081134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订阅比例不足, 该章节被封印, 等待封印时间结束or补订。面对数以千计的粉丝祝福,万里无云只在最开始回了几次谢谢, 往后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班时间, 想必也在忙于工作。

    江景白本以为对方?#20011;?#27809;看微博了,没想到自己那句“新婚快乐”刚发出去,下一秒就收到万里无云的点赞提醒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半分钟,又慢腾腾地回了个害羞微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江景白看着屏幕上那个双颊泛红的黄豆豆脸, 轻轻笑了声。

    感觉就像一个不善言辞的人酝酿好久,最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算合适, 索性只发一个贴切的表情。

    林佳佳还在翻看评论打发时间, 自?#24187;?#25918;过痴情老粉丝的动态,也乐了“这怎么还不好意?#35745;?#26469;了, 前面一本正经地和别人说谢谢, 一碰到男神就突然嘴笨了”

    以前偶尔也有这种腼腆的粉丝, 两人都没去探?#31354;?#20010;害羞表情的深意。

    热闹看完, 林佳佳啧啧称奇“粉丝苦恋多年修成正果,大神母胎o相亲结婚,有趣。”

    江景白放下?#21482;? 笑着回怼“没关系, 个别人还o着呢。”

    林佳佳噎住, 再被他无名指上的?#36234;?#19968;闪, 愤愤表示单身狗没人权。

    过了下午四点, 开?#21152;泄丝?#19978;门, 店里的闲散安逸很快被打破。

    ?#28784;?#23458;人要求不高,江景白都乐得领着老学徒积累经验,自己在?#32422;?#30563;提点。

    学徒工?#23454;停?#24456;多花店为了节省开销,都会有意延长打杂时间,很少去教真本事。

    而江景?#32043;?#26469;知无不授,众人格外?#19981;?#20182;,收过的学徒大半成?#35828;?#37324;的正式员工。

    江景白站在工作台旁,眼见学徒要往花上喷水保鲜,立马提醒“你确定要大面积的喷?#20808;?#21527;”

    学徒赶忙停手,惊疑不定地看看他,又看看花。

    江景白一点荷兰鸢尾的花苞。

    学徒顿时明了,羞愧地换上小喷嘴。

    荷兰鸢尾的花苞遇水可能不开,店长前天才强调过。

    江景白出言指导时,店里一?#28784;?#21697;不俗的?#20439;?#22899;人正默默打量他,越看越满意。

    等江景白得?#26657;?#22899;人噙笑上前“小老板看着年轻,没想到对花艺这么精通。”

    “皮毛而已,您太?#25512;?#20102;。”江景白温逊道。

    女人杏眼圆圆,比同龄中年人更显清正纯雅“我选了半天没有头绪,不知道小老板方不方便推荐一下”

    ?#26263;比?#21487;以,”江景白走向花架,“请问太太要作什么用途”

    女人的视线始终追随他“我儿子前两天刚结婚,我想买些花,给家里添添喜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喜事,恭喜太太了。”江景白取出一杆花型?#25165;?#30340;红色小花递给她看,“千日红怎么样就算干了也不凋谢,花语是不朽的恋情,永恒的爱。”

    女?#25628;?#30555;一亮“就它吧,名字和寓意都好,太适合那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江景白笑了笑,又拿了些甜蜜蔓爬山虎作陪衬“看来您儿子是位很长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”女人投向他的目光愈发柔和,?#24052;低得?#25720;把人家揣在心里好些年,要不是今年运气好,?#40644;?#27809;脸把人骗到手了,指不定得成什么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江景白?#35835;?#19979;。

    这剧情听着怎么和那位叫万里无云的粉丝那么像

    不能这?#36766;?#21543;。

    他对女人眨眨眼,加深笑意?#20843;?#26126;您儿子有福气,婚后一定恩爱长久。”

    女人被他哄开心了,眼角细纹都笑了出来,临走前还注册?#35828;?#37324;的会?#31528;ǎ?#20986;手就是六万块钱的充值费。

    一句祝福能换这么大一位回头客,林佳佳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女人填好个人信息,最后意味深长地多看了江景白几眼,这才心情愉?#29611;?#25265;花离开。

    林佳佳录入资料,咽了下口水“妈呀,这位太太竟然住在松森区。”

    松森区是有名的富人区,住户个个非富即贵,里面除了高端别墅,就是更高端的别墅。

    ?#20843;?#26862;区”江景白捕捉到其中的关键?#30465;?br/>
    林佳佳想到什么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托继母的福,江景?#23383;醒?#36807;得拮据,幸好因为成绩好受过一位松森区老奶奶的?#25163;?br/>
    老奶奶常年独居,儿女在海外工作,只有一个和江景白年纪相仿的孙子偶尔回国看她。

    ?#20808;?#32570;陪伴,也?#19981;?#27743;景白,每逢周末便叫他来家里小住,直到因为身子骨渐弱被家人接走。

    再后来,生老病死,物理常情。

    江景?#32043;?#28982;陷入了回忆,嘴角翘着,眼神却在发怔。

    林佳?#38597;?#20182;难过,赶忙扯开话题?#20843;?#36215;来,最近是什么好日子吗感觉身边好多人结婚。”

    先是江景白,再是万里无云,最后是松森区?#19997;?#30340;儿?#21360;?br/>
    “可不是,光咱们店里喜事就两件了。”搬完花筒的店员道,“雨晨姐上个月才结婚,和店长一前一后。”

    正在清理垃圾的刘雨晨被点名,尴尬笑了笑。

    江景白看出她脸色难看,找时机?#20302;?#38382;她“遇到什么麻烦了吗”

    刘雨晨是他最早招来的店员,被父母借的高利贷折磨过,多亏江景白及时施与援手才摆?#39068;?#21153;。

    刘雨晨念着店长的恩,有事也不瞒他,低声说“不算麻?#24120;?#23601;是就是跟我老公闹了矛盾。”

    江景?#23383;?#30473;。

    刘雨晨的老公从事教育行业,脾气极好,对她千依百?#24120;?#19981;像会惹老婆生气的人。

    ?#26263;?#38271;,放心吧,我能解决。”刘雨晨实在不好意思说他们房事不和,?#33510;?#36947;。

    夫妻间的事,江景白的确不愿多问,只能安慰几句。

    南钺今天没等天色暗下再来接他,六点不到便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店里。

    江景白正站在柜台后打电话,见他这么早来惊讶扬?#36857;?#28857;点壁?#19968;?#31726;前面的小藤椅,示意他先过去坐着。

    南钺没打扰他,缓步穿过各类格架,视线刁钻地从花叶?#26009;?#37324;钻出去,聚焦在几步开外的小青年身上。

    可能是他盯得太过肆无忌惮,让小青年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江景白的眼睛突然转向他,直接跟他对上。

    南钺刚要产生被窥穿心事的窘迫,江景白?#22336;?#24555;垂眼,心无旁骛地继续和通话那端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南钺坐上藤椅,乖乖管住自己的眼睛,努力?#39068;?#22312;江景白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附近的花藤?#20808;ァ?br/>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这面墙设计得超级棒。?#32972;?#26377;一对小虎牙的店员笑嘻嘻凑上前,“这些?#20381;?#37117;是我们老板的作品,他可厉害了,平时插花剩下的小花小草随手捣鼓一下就能脱胎?#36824;恰!?br/>
    南钺心有同?#23567;?br/>
    别说一面墙,整间花店都被江景白打理得很有特点,同时兼顾?#35828;投说?#38138;的亲民和高?#35828;?#38138;的格调,整齐洁净,服务周全,自然生意兴隆。

    小虎牙说完递来一罐凉茶?#26263;?#37324;老?#19997;?#26377;朋友要开餐馆,月底搞开业活动,客人推荐了咱们店来做花?#28023;?#24215;长正跟对方谈着呢。”

    南钺点头道谢,接下凉茶,放到旁边的小桌上。

    小虎牙摸摸一头小板寸“今天挺热的,你不?#20107;稹?br/>
    “不?#21097;?#35874;谢。”南钺冷淡道。

    小虎牙“哦”了声,随口说“这是店长让我拿给你的。他?#30340;?#22068;巴看着有点干,可能工作太忙没来得及?#20154;?#36824;特意让我别拿太冰的,怕你直接喝?#23435;?#37324;?#21693;堋!?br/>
    南钺“”

    没等小虎牙把?#20843;?#23436;,他便默不作声地把凉茶重新握回手里,一开拉环,直接就往嘴边送。

    小虎牙“”

    所以这到底是?#21097;?#36824;是不渴

    小虎?#20048;?#36947;江景白是相亲结婚,和这位冰块脸?#30343;?#20040;感情基础,作为江店长的头号小迷弟,他还想多说两句?#25176;幕埃?#35753;南钺一定要对店长好。

    结果冰块脸喝了一口凉茶,目光冷冷地?#27604;?#20854;他方向。

    小虎牙跟着转头,找准南钺在看的人,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长相还算英俊的男人,人高马大,体格健硕。

    小虎牙记得他,好像是健身教练来着,被店长拒绝后不死心,时不时还来店里刷存在?#23567;?br/>
    男人显然认出南钺是江景白的结婚对象,原是面色不善地打量过来,被南钺?#36712;?#39125;地瞥上一眼,老实把视线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呃”小虎牙卡壳了下,?#20843;?#28982;店长的追求者是多?#35828;悖?#19981;过他从来不吊?#23435;?#21475;,全都果断拒绝掉了。”

    南钺?#27604;?#30693;道江景白的感情观很正,但这并不妨碍?#26434;?#28902;人。

    他冷眼看男人挑了几株花,快步?#20960;?#25346;?#31995;?#35805;的江景白过去。

    嘶,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江景白看向男人,男人在对他说话,江景白也说话了。

    南钺坐立难安,不畅快地用指?#39592;么?#20960;?#32511;?#26885;扶手,完全?#28784;?#35782;到自己这会儿就跟玩具被人觊觎的小屁孩一样臭脸。

    他隐约觉得胸?#30772;?#30701;,又见江景白出了柜台,越过男人,手上戴着戒?#31119;?#24452;直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南钺身体里的烦躁咻地一下泄了出去

    男人想指名江景白插花,但是江景白拒绝了?#22253;?br/>
    肯定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南钺余光扫过自己无名指上那枚和江景白同款的婚戒。

    啧,舒服。

    江景白启动引擎,忍不住?#20302;?#30475;他。

    沿路的灯光透过车窗,被男人锋锐的侧脸轮廓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南钺坐姿端正,西装挺括,坐在那里就是一个大写的禁欲高冷。

    要不是碰巧发现他孩子气的举动和眼神,江景白很难意识到南钺?#20011;?#37257;了。

    “觉得?#21693;?#21527;”江景白实在没法从他脸上获取什么有用信息,只能直?#28216;?#20182;,“头晕不?#20301;?#32773;,胃里难不?#21693;堋?br/>
    南钺摇头。

    江景白把?#22868;?#37027;侧的车窗降出一条缝,给他透气“想吐的话告诉我,不舒服就靠在后面闭目养神,很快就到家了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?#34987;?#22312;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舟山飞鱼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