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二月天小说网 > 大晋太宰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封赏诸王

    天才?#24187;?#35760;住本站地址:[二月天小说网] http://www.47081134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司马伦还活着的时候,今日在做的藩王都是处在一个战壕的战友,这是因为司马伦篡位,给了他们一个共同应对的机会。

    按照大晋律和武帝临死的布置,他们这些藩王不可以染指地方行政、财政,都督们征兵、发兵,甚至调动兵马,都需要皇帝的诏令才可以实施,否则就是矫诏,这是死罪。

    楚王和淮南王两人都风评卓著,也都手握重兵,出镇地方颇有威严,不是先后都死在了矫诏之下,想要反中央哪有这么容易,就连封国占据幽州三分之二的司马季,也只?#20197;?#33258;己的封国折腾折腾,借着出征的名义评估幽州军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的封国足够山高皇帝?#35835;耍?#20063;足够有空间积累实力,连司马季低?#20961;?#25954;往洛阳看一眼,其他藩王更是没有这个条件。如果以封国就能拥兵自重,整个宗室的藩王可不止他们八个。

    司马季在闭门不出,专心的抓住逆党的事情刮地皮,其他藩王也都没有闲着,只不过司马季的战场在廷尉府,他们的战场在一场场酒宴当?#26657;?#26399;间合纵连横寻找支持者,都是为了在最终的角逐当中成为胜利者,现在虽然还没有正式透露,但应该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结果。

    “在等等,还有其他王侯到场。”司马冏不慌?#24187;?#30340;开口道,“事关天下安危,不能让人说我们一言定天下,都是自己家人,大家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其他王侯到场就不是一言定天下了?那不还是宗室的一部?#32622;矗?#21496;马季嘴角微翘,无所谓的开口道,“不知道是谁到场,是梁王么?”

    “梁王么,年事已高,这件事就不用他操心了。”没等司马?#21331;?#21475;,新野王司马歆便开口道,“燕王殿下应该很高兴才是,最近梁王可是对燕王你的举动颇有微词。”

    “确?#31561;?#27492;!”司马季含笑点头,梁王不出来的话,这就说明一件事,以司马彤为代表的在京藩王在这件事上,已经没有话语权了。

    这比司马季想象当中的要快一些,毕竟洛阳的宗室藩王里面,梁王司马彤一直以一个老资格出现,就算是司马伦篡位,对这位梁王也是礼遇有加。

    司马彤按理来说应该出现在这里的,不出现就说明,司马彤已经失去了原来超然的地位,而且他也接受事实,不在出面和他们这些在外出镇的藩王争锋了,倒是?#29611;?#36215;放得下。

    司马季记得,这位梁王似乎也没多长时间好活就要寿终正寝了,失去了锐气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朝廷初逢大变,正是需要你我齐心合力之时,?#40644;?#31449;出来匡扶社稷,震慑宵小。”司马?#32043;?#26159;大谈了一番团结,话锋一转道,“燕王,?#38405;?#30340;才能是辅政最合适不过的?#25628;。?#21487;否?#25954;?#37325;振朝纲?”

    “齐王?#25512;?#20102;,季的才能仅限于敛财上面,虽然出兵算是很早,但没有经过大战,只是因为携带的都是骑兵,所以才?#30007;?#39318;先进入洛阳。现在要季辅政的话,就连着洛阳朝臣这一关都过不去,他们现在怕我怕的要死。”司马季噗嗤一笑,?#21335;?#23601;算司马冏要首先挑选一出来一个人进行试探,能不能找一个差不多的?#25628;。?#26412;王再朝辅政,?#21476;?#36825;些朝臣刺杀呢。”

    ?#25353;?#27425;司马伦僭越篡位,常山王倡义,本王十?#20013;?#24944;,现在天子已经下旨复封长沙王,长沙王现在也可以回到京师,在朝堂之上一展所学了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司马冏笑笑转而看向司马乂道,“?#28784;?#25105;们宗室团结,这个天下是不会乱的。”

    “齐王太谦虚了,当日齐王入城,旌旗器械之盛,震于京都。没有你传檄天下,司马伦不会就这么容易就范的。”司马乂的态度也很谦和,表示自己不会和他争锋。

    “长沙王这是什么话,论及首义谁比上秦王殿下,真是让本王羞愧。”司马冏微微摇头,看着几乎快睡着的司马柬,叹了一口气道,“还是我等的过错,竟然?#20204;?#29579;?#22836;?#30149;体出征,这是我们这些人的失职。”

    “广陵王司马漼到!?#26412;?#22312;这时候,内宦尖细的嗓音在殿外响起,在洛阳发起政变的司马漼到了,他算是代替梁王司马彤作为在京宗室的代表。

    司马漼刚?#25112;?#26469;,就?#23472;?#22312;座的八王点?#20998;?#24847;,然后走到了司马冏的身边。两人互相点?#20998;?#24847;,显然这也是一种表态。

    实际上互相之间的合纵连横不只是到了大殿才表现出来,对于互相之间的实力和站队,早已经差不多划分明白了,司马冏本身拥兵最多,但也是对司马柬和司马颖合兵稍?#21152;?#21183;而已,这才拉拢?#21496;?#35140;的司马歆、让荆襄大军站在自己一边,加上洛阳发起政变的司马漼,?#25345;?#24847;义上也让禁军站队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不是同样拥兵的河间王司马颙、范阳王司马虓被拉拢,要知道这两人也各自拥兵十万,?#25345;?#24847;义上算是竞争对手,保持?#23454;?#30340;距离,两人自然会根据强弱对比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至于长沙王司马乂和燕王司马季,要么本身力量不足,要么是带来的兵力不多,再者司马季本身就是表明了冲着钱来的,只需要封赏给予荣耀即可,不会成为对手。

    司马冏?#24067;?#21040;事情差不多了,便召唤一个内宦进来出去传信,过了一会儿,一身宫装的羊献容跟随皇帝司马衷出现在了诸王面前,“拜见陛下,皇后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皇后比较突出,司马季出口才发现,好像除了自己以外都没有藩王把羊献容当回事,全都在拜见天子。

    “诸王免礼!”羊献容对上司马季的眼睛,用平静的声音回复道,她在这些藩王眼中不过是一个吉祥物,现在看来也只有他把自己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诸王惩奸佞,匡社稷,陛下都看在眼里。”分别对司马冏和司马柬点头示意,羊献容轻启朱唇道,“司马冏为大司马,加九锡,备物典策,辅佐皇帝处理朝政。司马颖为大将军,都督中外诸军事,假黄钺,录尚书事,加九锡,入朝不趋,剑履上朝。”

    河间王司马颙为侍?#26657;?#22826;尉,加三赐之礼。范阳王司马虓为司空、加三锡之礼。

    司马乂复为长沙王,为抚军大将军,领左军;司马漼进爵为广陵王,领尚书,加侍?#26657;?#21496;马歆进爵为新野王,都督荆州诸军事,加镇南大将军。

    “燕王司马季都督幽平诸军事,加征北大将军、使持节!秦王司马柬劳苦功高,本想委以重?#21361;?#20294;秦王病体有恙,加九锡,入朝不趋,剑履上朝。”

    最后没有忘记没来的梁王司马彤,算是体?#20262;謔以?#32769;,梁王司马肜为太宰,为百官之首。算是没有因为接受赵王司马伦的官职处理,仍?#30343;?#21040;宗室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诸王对此可有异议?”羊献容亲自宣读完圣?#36857;?#35828;话的时候陪着小心,一双明媚的双眸扫过每个藩王的表情,把每一个人的反应都尽收眼?#20303;?br/>
    “中宫!”这么一声正式的称呼,羊献容的脸色微微一变,?#30333;?#24049;的人是燕王司马季,就听到司马季道,“本王一会要去两?#36824;?#20027;的寝宫,看看原来的陈设,回到幽州之后,便会和两?#36824;?#20027;商议,看看什么时候护送公主回宫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?#24189;?#26657;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舟山飞鱼彩票